中国茶情

2018-12-11 10:35:45
        自从20世纪70年代台湾的茶人们提出“茶艺”这个概念以后,20多年来已被海峡两岸的广大茶文化界人士所接受,在大陆各地的街头巷尾到处都可看到“茶艺馆”的招牌,在各种大小茶文化盛会及茶艺馆中,“茶艺表演”也往往成为重要节目。在各种视听媒体中,“茶艺”也是一个出现率较高的名词,并已逐渐成为人们的日常用语。应该说,“茶艺”一词的创造和“茶艺馆”业的形成,是台湾茶艺界对祖国茶文化事业的重要贡献之一,从中华茶文化发展史的角度来考察,“茶艺”一词的出现,还具有更高的学术价值。
       众所周知,早在唐代,我国就出现“茶道”一词,但其内涵并无明确的界定,往往是指煮茶之道和饮茶之道,有时也泛指饮茶过程中所领悟之道。如《封氏闻见记》记载:“楚人陆鸿渐为茶论,说茶之功效,并煎茶炙茶之法、造茶具二十四事,以都统笼贮之,远近倾慕,好事者家藏一副。有常伯熊者,又因鸿渐之论广润色之,于是茶道大行。王公朝士无不饮者。”这里的“茶道”显然是指煎茶之道,以技术层面为主。宋人重视斗茶,但斗的是点茶的技术,并无道德方面的要求,因此,宋代的茶书不谈茶道。直到明朝的张源《茶录》中才重提茶道:“茶道:造时精,藏时燥,泡时洁。精、燥、洁,茶道尽也。”但是这“茶道”仅仅是造、藏、泡等纯技术层面的要求,也无品茗悟道等精神的东西。中国历代荼人不谈“茶道”,不将老百姓日常的饮茶之道硬抬到“非常之道”的高度,中国古代也没有专论茶道的论著,这是不争的事实,毋庸讳言。如今有许多文章和著作大谈茶道,论证茶道在中国自古有之,不让日本专关于世。然而更多的是从古籍中发掘出一些处于萌芽状态的零星章句,然后以自己的现代意识加以深化,加以升华。但这些最多只能说是现代茶人对中国茶道的理解和阐述,并不等于古代就有如此丰富、如此完备、如此理想的理论体系。至于这些理解和阐述是否就是准确无误,能否为大家所接受,形成共识,更需经过时间和实践的考验,并不以个人意志或地位而转移的。
        茶道传到日本,被发挥到极致。自从唐代中国茶道传入日本之后,经过几世纪的发展,到相"-3于中国的明代中期(16世纪),“在绍鸥、利休等一大批伟大的茶人们的努力之下,日本茶道终于发展成为具备有深远的哲理和丰富的艺术表现力的一大综合文化体系。从那时起,‘茶道’一词逐渐被使用起来。至18世纪,‘茶道’已成为人人皆知的词汇和事物。”但是即使在日本,“茶道”的概念也不是那么确定的。有时它指“具有深远的哲理”的精神层面,如归纳为“和、敬、清、寂”四规。有时叉指具体的操作方法,如“煎茶道”、“末茶道”和“茶道表演”等,这里的茶道就是仅指泡茶方法等技术层面。当台湾的茶文化界创造“茶艺”一词时,最初的用意是“‘茶道’虽然建创于中国,但已为日本专关于前,如果再提出‘茶道’恐怕引起误会.以为是把日本茶道搬到台湾来;另一个顾虑,是怕提出‘茶道’过于严肃性。中国人对于‘道’字特别庄重的、比较高高在上的、要人民很快接受可能不容易,于是提出‘茶艺’这个词。”显然,这里的“茶艺”也只是“茶道”的代名词,其内涵并无明显的区别。因此,台湾茶文化界在解释“茶艺”一词时与“茶道”没什么区别,有时是指泡茶的技艺,有时又指“茶艺精神”,所谓“茶艺精神”也就是“茶道精神”。换句话说,在中华茶文化复兴事业的起步阶段,“茶艺”并没有真正从“茶道”中独立出来。